警惕汇率变化背后“政治干预的手” | 国际贸易预警 | 文章中心 | 东莞贸促网--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东莞市委员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贸易预警 > 警惕汇率变化背后“政治干预的手”
警惕汇率变化背后“政治干预的手”

  2017年9月8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创近22个月新高。年初至今,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实际上涨7%。美国特朗普政府任美元贬值的行为和人民币升值趋势,可不可以被看作是美国利用汇率干预手段挑起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之所以作这样的猜测,是因为国与国之间要想在贸易战中“获利”,人为压低汇率是最经济、最直接、最快捷的选项。美元主动选择弱势,逼迫非美元货币升值,既增强美出口竞争力,更打压了主要经济体的对美出口能力,可谓“一石二鸟”。

  汇率变化不仅仅反映一国实体经济的强弱,更与国家间博弈能力和政治较量密切相关。当前国际外汇市场98%以上的汇率交易与贸易项下的实质性交易和资金流动没有了必然关联,助长了在汇率变动背后“政治干预”或“政治操纵”的“手”小动作不断。

  美国最喜欢指责他国操纵汇率或者干预币值。实际上,上个世纪80年代,从“广场协议”到“卢浮宫协议”都是美国强势进行汇率政治干预的最真实写照。1985年9月,为了改善自身剧增的财政赤字和外贸逆差,美与日、德、法、英达成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汇率有秩序贬值的“广场协议”。之后,五国联手干预,在国际外汇市场大量抛售美元,引发市场投资者抛售狂潮,美元实现持续大幅度贬值。不到3个月,美元对日元跌幅达20%。其后,以美国财政部长为代表的美国官员和金融专家们又不断放言,对美元汇率进行口头干预。不到3年时间,美元对日元贬值50%,也就是日元升值一倍。美元对德国马克贬值35%,英镑、法国法郎也大幅升值。

  尽管“广场协议”后的3年时间里美元对非美元货币大幅度贬值,但美国政府并未采取有效措施改善财政状况,加之货币贬值效应显现周期长,美国外贸逆差仍继续加大,四分之三的赤字来自日本和西德经常项目盈余,外债的急剧增加影响到外资流入,市场对美元信心下降。与此同时,日、德受货币升值影响,经济增长明显放缓,与美贸易摩擦加剧,国际外汇市场和世界经济出现较大震荡。

  面对各方压力,美国拒绝采用提高国内利率方式来吸引资本流入和降低美元贬值幅度,反倒希望日、德压低利率。1987年2月,G7国家达成“卢浮宫协议”,同意各方在国内宏观政策和外汇市场干预两方面加强“紧密协调合作”,保持美元汇率在当时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前后两个协议,“广场协议”意在让美元贬值,以提振美国出口。而“卢浮宫协议”则恰恰相反,要求各国买入美元防止跌幅过大。

  殷鉴不远。从“广场协议”到“卢浮宫协议”,美国政府在汇率问题上用“政治干预的手”翻云覆雨,玩他国经济于股掌之上,任性坐收单方利益。2016年人民币贬值6.5%左右之后,2017年汇率存在着止跌回升的内在要求,否则人民币的单向下跌将继续影响外资的流入,降低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对国内经济增长和外贸复苏明显弊大于利。人民币不断升值的情况下,以美元计算的GDP的总额会进一步扩大,表观数字将更大程度地拉低与美国GDP总量的差距,从而将这一体现中国经济综合实力的数据指标变得“漂亮”。9月8日海关总署数据显示,按美元计价的中国8月出口增速不及预期,进口数据则好于预期。通过人民币与美元汇率的调节,中美间谋求的贸易平衡朝着预期目标前进了一大步。

  美国从未停止过对人民币币值进行干预和影响的“野心”,必须警惕人民币汇率变化背后“政治干预的手”,防止美国通过政治干预,从满足其自身经济需要出发牵着人民币汇率上下起伏,对中国经济带来更大的掣肘与制约。海关总署9月8日公布的新出口订单指数继续回落则显示人民币的升值削弱了出口产品的竞争力。可见,放任人民币强势升值并不都会产生“美丽”的结果。当前,人民币再继续升值将进一步负面影响中国经济发展。一旦美元下跌触及美国心理底线并促使美国主动转向,人民币汇率会不会出现主动为美元升值买单而难扫“一地鸡毛”的境况呢?